微博:Uly越離
文在lofter和微博同步更新,但lofter不能开车,要上车的请直接移步微博。
 
 

【言金】《伊甸园之春》全文+番外打包下载

下载后需解压,解压无密码,全文pdf格式

百度云:http://pan.baidu.com/s/1kVRzfnh

提取码:xk45

12 Jun 2017

《摘星》第五章 客栈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客栈


三人在一座两层高的屋瓴前停住了。

抬头望去,正门之上有块匾额,题着“云客来”三个字。

“两位快请进。”

小丫头麻利儿地将晓星尘和薛洋二人请进客栈大堂,原本闲坐在一张八仙桌旁的两个男人便跟着站起来,将手里的布巾甩在肩头。

“哟,长生,”个子高的那男人先说道,“你这是从哪儿请来的神仙?竟然肯跟你来咱们这破地方?”

“你快闭嘴吧,”长生冲他挤了挤眉头,又回头对两人道,“这是我们家厨子,名字叫陈九斤,不太会说人话,但是厨艺一流,两位还没吃饭吧?想吃什么?让他去...

06 Sep 2016

《摘星》第四章 不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不识


晓星尘刚刚醒转,对眼前这情形自然是毫无头绪。

薛洋料到他会有如此一问,便回答道:“我们算认识,也不算认识。”

听他这样回答,晓星尘更是不解,但似乎隐约觉察到身体上的异样。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又茫茫然环顾四周,直到视线落在对面的镜子上。那镜中人虽然与自己十分相似,但分明是另一个人。

他脸上的神情已经从方才的茫然不解变作一片错愕,双手触摸到自己脸上,只感到万分陌生。

“道长,你先冷静,”薛洋一只手抓住他的手腕对他道,“我会慢慢给你解释。不过,你先告诉我,你现在...

23 Aug 2016

【曦瑶】兰亭序(短篇/完结)

锦书

大约是连着下了太久的雨,把整一年份的雨水都给下完了。这一天算得是天朗气清,蓝思追和蓝景仪二人听了差遣,将藏书阁里的些许书卷搬出来晾晒。

屋里燃着檀香,二人径直去了最里侧的书阁,将那些久未翻晒透气的书籍先取了出来。景仪到了院中,将这些书卷一本本、一篇篇翻开了晾在长桌上。阳光和煦,照着这些上了年份的书卷上,连书页都好似焕发了生命一般。

思追又从里屋搬了些书出来,刚放到桌上,就见景仪低头看着一卷书帖出神。

“怎么?”他走过去问。

“这篇《兰亭序》是谁抄的呀?”蓝景仪指着桌上的书帖说。

蓝思追走近去,低下头仔细看了看道:“确实是不太熟悉的字迹,不是家里人抄的吧。”

“不是,”蓝景仪...

07 Jul 2016

《摘星 》 第三章 义城

前文: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义城


离开广陵后,薛洋就出发去了义城。不过在到达义城之前,他先去拜访了一位铸剑师。此人原先也不过是个普通的铁匠,机缘巧合之下,替一位名门仙首铸了一把上好的宝剑,于是被说成是拥有巧夺天工之手艺,引得各地玄门修士慕名而来。

这匠人也是个怪脾气,实在不堪忍受这些江湖中人的骚扰,干脆隐居山林去了。所以当薛洋大摇大摆走进他家,把一个沉甸甸的钱袋扔到他桌上的时候,他其实是有点不大高兴的。

“我跟你说,我这个炉子,甭管是什么石头,都能给你熔了,可就是这块铁疙瘩,”他指了指躺在炉火中的半块阴虎符,“你看看,纹丝不动。这到...

28 Jun 2016

《摘星》 第二章 返世

两名黑衣人匆匆赶来,走至洞口便见到有人手持长剑站立于阵中。两人对视一眼,又看了看地上沿着阵法蔓延开的血迹,才又把目光落到那人身上。

其中一人上前一步,迎上他那双毫无波澜又深不可测的眼睛。

“你是……”他不确信地问道,“薛洋?”

不知是不是错觉,他仿佛看到对方眼中有一丝寒光闪过,但旋即又变作了一派温和笑意。

“二位认识我?”他笑着问道。

两人见他态度和善,便也放下戒备,答道:“我们奉宗主之命,在此等候。详细情形,待得你见到宗主,他自会告知。”

“哦,如此。”他一边说,一边用手抚着剑,“不过,我许久不曾用剑,也不知这把剑是否……”

他尚未把话说完,降灾的剑刃便已齐齐划过那二人的颈项。...

17 Jun 2016

《摘星》第一章 梦晓

序章

蓝曦臣在漆黑的山道上追了几里地,到现在连对方是人是鬼也未可知。离上一回来到广陵已过去十三载,自那年封棺大典之后,他便没有再踏足此地。仿佛冥冥中早有注定,他从清河聂家离开,却并未立即返回姑苏,而是转道去了广陵。

要问为何,他也说不清。或许只是一时心血来潮,想去那片墓地看看。毕竟是葬着义兄义弟之处,这么多年来,他也不曾前往祭拜,委实有些说不过去。可终究还是没有那个勇气,又或者,他实在是不知道该以何种立场、何种姿态去面对二人。

双脚一踏上这片土地,当日的情景便如潮水般袭来。那一剑贯穿金光瑶时,他是如何看着自己,又是如何在被拉入棺木之际将他远远推开,被义兄一手掐断颈项,落入棺中。一切都历历...

02 Jun 2016

【薛晓】束发(短篇/完结)

薛洋提着菜篮子走进门来的时候,屋子里悄无声息,能听到的只有他嘴里哼着的不知名的曲调。

他一边把篮子放到桌上,信手挑拣着,一边喊了一声:“小瞎子?”

没有人回应他。

蜀东之地一直阴雨绵绵,这屋子也总是湿气颇重,今天却是个难得的大晴天。大门一开,暖风便贯通而过,吹得人暖洋洋的,甚是惬意,也难怪薛洋心情大好。

他见没人回应,便放下手中的活,踱到里屋去。

右侧的宿房与大堂之间隔着一层卷帘,这时阳光从窗外透进来,又穿过帘子上的缝隙洒落下来,看得人有些恍惚。

“道长?”他站在帘子前试探地唤了一声。

“你回来了?”果然听到晓星尘的回答。

白天的时候,晓星尘常在这间屋子里休息,到了晚上便外出夜...

29 Apr 2016

【蔺苏】破阵子(全文)

梅长苏便是没有想到,蔺晨果真披挂上阵了。平日里穿得飘逸讲究活像个花花公子的蔺少阁主而今却换上一身戎装。

头一回见这身行头,梅长苏的反应也是极有意思的。

他仰天大笑起来,笑得前仰后合,笑得难以自抑,笑得蔺晨都有些尴尬。

“笑完了没?”他觉得头疼。

“咳,咳……”他笑得太投入,靠旁人扶着才站稳。

“我说你可悠着点,回头笑岔气了,我可不管你。”

“哦,”梅长苏抬眼看着他,“你终于不管我了?”

“废话,我是你的副将,又不是来当军医的,”他说得振振有词,“我不负责替你看病。“

“嗯,”梅将军点点头,“正合我意。”

他说这话的时候,飞流正在旁边剥橘子,军医正举着碗催他吃药。

一切有所改...

06 Dec 2015

【楼诚】饮鸩(重发/完结)

明诚还是明诚,虽已改名换姓,但如常活着。

好像是如此。

他本准备出门,身上是那件常穿的军便服,手里揣着本语录。

似乎所有人都是统一的一身行头。毕竟朴素是个好词,在这个年头又尤其受人欢迎。

老乡给他送来了一壶酒,私酿的,在这时期也是稀罕的好东西。

他这次来是给阿诚说亲的。已经不止一次,先前只是有意无意中提起,今天是正式登门。

对方是个叫阿英的姑娘,年纪比阿诚小了整整三十岁。

阿诚在一面修补过的镜子前整理好穿戴,一眼就扫到头上的白发。他已是年过半百之人,但看起来仍旧面目清秀、身形挺拔,也难怪到了这把年纪还有人惦记着。

他同老乡对面对坐下,一声不响地望着搁在桌上的酒。

思绪被拉远了...

05 Dec 2015

谢谢甜甜!!!居然是桂先生和终喵!!!炒鸡可爱呜呜呜呜>/////<

甜水屋:

——野生的终喵出现了!

 @越離 虽,虽然迟了一天……生日快乐!

你们这群扎堆生在巨蟹月的臭桂粉是要累死人哦

03 Jul 2015

小鱼桑的子银桂永远那么治愈TvT

电子剑士:

立夏

诈,诈个尸。

06 May 2015

【银桂】白鸦

人们常说天下乌鸦一般黑,那是理所当然的事。乌鸦如果不是黑色,就不会被叫做这个名字。但在京都流传着这样的传说,如果乌鸦吃了白化病人的血,它的羽毛就会变成白色,眼珠也会变成红色,就像得了白化症一样。这样的白鸦有一半灵魂是属于另一个世界的,而它的出现也就意味着,原本存在于另一世界的东西随之而到来。


“是,我已经到东京了,”黑色长发的少年一边走出车站,一边对电话那头的人说着,“没问题的,不用急着过来,等那边的事情处理完再说吧。不用担心,房东太太会关照我的,再说邻居们都已经很熟了,不会有问题的。”

回到和家人同住的公寓时已经是傍晚,桂将行李箱放到一边,在玄关处坐了下来。

偶尔想试着...

17 Apr 2015

【怪化猫】红叶狩

“这个,这个最适合您。”店家拿出这里最好的胭脂,过于华丽的盒子用绸布精心遮盖着。

背药箱的男人没有仔细看,用他惯常的不紧不慢的调子说:“啊呀,可惜不需要呢。”

他的余光注意到了旁边的男人,那个位置刚刚还是空着的。

男人注视着被展示在柜面上的那盒胭脂,许久之后才从那儿离开。

出了店铺的门,两人往同方向走了一阵。

已经是深秋了,街边枫树上的叶子也都转成了红色。

红色的枫叶。男人像是想起了什么。

“我妻子很喜欢那个胭脂。”他说。

“哦……”药郎不是很确定他是否在同自己说话,不过这里除了他们似乎也并无他人,“不买吗?”

他轻声叹了口气。

“不见了,”他说,“我的妻子不见了。我在四处...

29 Mar 2015

【虫师】格之围

之前发在虫师贴吧的,地址戳这儿:http://tieba.baidu.com/p/3493565928



银古第一次来到这地方是在某一年的春天,他要赶往附近的镇上去打听一样东西,据说是住着虫的物件,但还从未见过。


“那么,该走哪条路呢?”他望着广阔的田野开始犯难。


这地方人烟稀少,继续走了几步之后,他才在一段田埂上看到抱着膝盖独自坐在那里的少女。她穿着墨绿色的布衫,头发被风吹得有些凌乱,看起来大约十五六岁的样子。


“请问……”


银古的声音像是把她吓到了,她警觉地站了起来,远远看着他。...


28 Dec 2014

【芹龙】冬之华

《薄樱鬼·黎明录》同人芹泽鸭X井吹龙之介

2013年出的无料本,封面和实物图可以戳天窗:http://doujin.bgm.tv/subject/14632


正文:


(一)


长州的冬天是很少下雪的,所以即便是已入深秋,天气也应该是晴朗而温暖的。这当然只是就多数情况而言,例外总是存在的,像今年这样来势汹汹的寒冷秋季实属罕见。

“今年冬天会下雪吧。”这么想着,龙之介关上了医馆的门窗,借着手中蜡烛昏黄的光线走向内室。

“井吹先生,井吹先生!”屋外人的呼喊和急促的敲门声一同传进了空旷的医馆中。

龙之介转过身,走到了门边:“是山田先生吗?”

“啊…...

14 Aug 2014

【终桂】失眠症

*注意:有隐银桂情节,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无视【。


以下正文:


“这个人……脑子没问题吗?”万事屋老板望着手里那封每句都以Z结尾的委托书,一脸看精神病人的表情般吐槽着。


“诶?是斋藤先生吗?他说了什么?”新八凑过去问道。


“这个白痴说之前阿腐郎在队里的时候总是和他睡一个房间,现在只剩他一人反而睡不习惯,导致夜夜失眠。喂快醒醒,那个人是通缉犯,不是什么阿腐郎,是桂啊!”


“不是桂,是假发阿鲁,”神乐偷偷把装着钱的信封拿了过来,“他要我们帮他治失眠症吗?寄两罐安眠药过去就好

28 Apr 2014
1 2
© 越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