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第五章 客栈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客栈


三人在一座两层高的屋瓴前停住了。

抬头望去,正门之上有块匾额,题着“云客来”三个字。

“两位快请进。”

小丫头麻利儿地将晓星尘和薛洋二人请进客栈大堂,原本闲坐在一张八仙桌旁的两个男人便跟着站起来,将手里的布巾甩在肩头。

“哟,长生,”个子高的那男人先说道,“你这是从哪儿请来的神仙?竟然肯跟你来咱们这破地方?”

“你快闭嘴吧,”长生冲他挤了挤眉头,又回头对两人道,“这是我们家厨子,名字叫陈九斤,不太会说人话,但是厨艺一流,两位还没吃饭吧?想吃什么?让他去...

06 Sep 2016

《摘星》第四章 不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不识


晓星尘刚刚醒转,对眼前这情形自然是毫无头绪。

薛洋料到他会有如此一问,便回答道:“我们算认识,也不算认识。”

听他这样回答,晓星尘更是不解,但似乎隐约觉察到身体上的异样。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又茫茫然环顾四周,直到视线落在对面的镜子上。那镜中人虽然与自己十分相似,但分明是另一个人。

他脸上的神情已经从方才的茫然不解变作一片错愕,双手触摸到自己脸上,只感到万分陌生。

“道长,你先冷静,”薛洋一只手抓住他的手腕对他道,“我会慢慢给你解释。不过,你先告诉我,你现在...

23 Aug 2016

《摘星 》 第三章 义城

前文: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义城


离开广陵后,薛洋就出发去了义城。不过在到达义城之前,他先去拜访了一位铸剑师。此人原先也不过是个普通的铁匠,机缘巧合之下,替一位名门仙首铸了一把上好的宝剑,于是被说成是拥有巧夺天工之手艺,引得各地玄门修士慕名而来。

这匠人也是个怪脾气,实在不堪忍受这些江湖中人的骚扰,干脆隐居山林去了。所以当薛洋大摇大摆走进他家,把一个沉甸甸的钱袋扔到他桌上的时候,他其实是有点不大高兴的。

“我跟你说,我这个炉子,甭管是什么石头,都能给你熔了,可就是这块铁疙瘩,”他指了指躺在炉火中的半块阴虎符,“你看看,纹丝不动。这到...

28 Jun 2016

《摘星》 第二章 返世

两名黑衣人匆匆赶来,走至洞口便见到有人手持长剑站立于阵中。两人对视一眼,又看了看地上沿着阵法蔓延开的血迹,才又把目光落到那人身上。

其中一人上前一步,迎上他那双毫无波澜又深不可测的眼睛。

“你是……”他不确信地问道,“薛洋?”

不知是不是错觉,他仿佛看到对方眼中有一丝寒光闪过,但旋即又变作了一派温和笑意。

“二位认识我?”他笑着问道。

两人见他态度和善,便也放下戒备,答道:“我们奉宗主之命,在此等候。详细情形,待得你见到宗主,他自会告知。”

“哦,如此。”他一边说,一边用手抚着剑,“不过,我许久不曾用剑,也不知这把剑是否……”

他尚未把话说完,降灾的剑刃便已齐齐划过那二人的颈项。...

17 Jun 2016

《摘星》第一章 梦晓

序章

蓝曦臣在漆黑的山道上追了几里地,到现在连对方是人是鬼也未可知。离上一回来到广陵已过去十三载,自那年封棺大典之后,他便没有再踏足此地。仿佛冥冥中早有注定,他从清河聂家离开,却并未立即返回姑苏,而是转道去了广陵。

要问为何,他也说不清。或许只是一时心血来潮,想去那片墓地看看。毕竟是葬着义兄义弟之处,这么多年来,他也不曾前往祭拜,委实有些说不过去。可终究还是没有那个勇气,又或者,他实在是不知道该以何种立场、何种姿态去面对二人。

双脚一踏上这片土地,当日的情景便如潮水般袭来。那一剑贯穿金光瑶时,他是如何看着自己,又是如何在被拉入棺木之际将他远远推开,被义兄一手掐断颈项,落入棺中。一切都历历...

02 Jun 2016

【薛晓】束发(短篇/完结)

薛洋提着菜篮子走进门来的时候,屋子里悄无声息,能听到的只有他嘴里哼着的不知名的曲调。

他一边把篮子放到桌上,信手挑拣着,一边喊了一声:“小瞎子?”

没有人回应他。

蜀东之地一直阴雨绵绵,这屋子也总是湿气颇重,今天却是个难得的大晴天。大门一开,暖风便贯通而过,吹得人暖洋洋的,甚是惬意,也难怪薛洋心情大好。

他见没人回应,便放下手中的活,踱到里屋去。

右侧的宿房与大堂之间隔着一层卷帘,这时阳光从窗外透进来,又穿过帘子上的缝隙洒落下来,看得人有些恍惚。

“道长?”他站在帘子前试探地唤了一声。

“你回来了?”果然听到晓星尘的回答。

白天的时候,晓星尘常在这间屋子里休息,到了晚上便外出夜...

29 Apr 2016
© 越離 | Powered by LOFTER